您現在的位置:網站首頁>> 走進喀什>> 喀什典故

香妃,香妃(下)

來源:喀什日報 作者:趙力 發布時間:2012年09月21日 點擊數:

   1760年2月,香姑娘進宮。對于來自西域喀什噶爾的美人兒,皇帝自然喜不自禁,愛憐有加。到3月20日,香姑娘就被封為“和貴人”。兩年后,“和貴人”就冊封為“容嬪”,五年后,又晉封為“容妃”。至此,這位來自喀什噶爾的香草美人,成了乾隆皇帝身邊一彎輝光熠熠的新月。
 

    在眾多嬪妃中,乾隆單單寵幸香妃,大概是有原因的。有些跡象表明,香妃是乾隆的維吾爾語教師。乾隆曾經兩次提到他懂維吾爾語。其中一次是1763年元宵燈節寫了一首詩,他在注釋中說,回語(維吾爾語)、準語(準噶爾蒙古語)“皆習爾能之”。想想看,香妃進宮三年,一直被乾隆寵著、憐著,不經意間,僅用三年時間就教會了皇帝“習而能”懂維吾爾語,這是何等冰雪聰明啊。看來,在愛中,學什么都快。或許是在晨光中,或許是在燭光下,香妃教一句,皇帝學一句,鶯聲燕語,呢呢喃喃;語似飛珠,話似流泉。香妃的每一個眼神,每一個手勢,都化作皇帝嘴邊的維吾爾語言。這時,乾隆已經53歲了。

    據說,香妃剛進宮時,寫過一首思鄉的詩。詩中寫道:這,真像我的家鄉/卻總讓我更添惆悵/無盡的追憶,煎我愁腸/我呀,但愿能夠遺忘/……香妃請家鄉來的樂師為它譜上古老的木卡姆曲調,成為一首憂傷的催人淚下的歌曲。

    乾隆帝聽懂了這首歌。他讓香妃住進了建造于1758年的寶月樓(原址在今西長安街北側中南海的新華門),讓香妃的親屬們住在寶月樓南面后來被稱為“回子營”的地方(即今西長安街南的東安福胡同一帶),1763年又在它的西面敕建清真寺。乾隆常常登臨寶月樓,與香妃對弈下棋,飲酒賦詩,欣賞香妃曼妙的舞姿,傾聽香妃甜美的歌聲,寶月樓時常歡歌笑語。春風伴明月,星輝沐京城。香妃陪伴皇上度過了一個又一個良宵。每每在清晨或黃昏,香妃遙望對面居住的父老鄉親,心中仍然涌起縷縷鄉情。

    在一個春光明媚的日子,香妃倚著寶月樓的欄桿,向西眺望,乾隆見狀,問道:愛妃在望什么?香妃道:我想看看家鄉的沙棗花,我想聞聞沁人心脾的沙棗花香。乾隆聽了愛妃的話語,下旨在寶月樓下建了一個喀什噶爾花園,除栽了大量的沙棗樹外,還種上了西域的玫瑰、石榴、白楊……從此,每逢春月,微風襲來之時,寶月樓的沙棗樹金花綻放,花香飄逸。美人徜徉在花海中,美人更比花兒香。惹得乾隆詩興大發。有一次,乾隆與香妃漫步于隨風搖曳的沙棗樹下,乾隆朗聲說出“天山青木傲霜雪”,香妃沉吟片刻,秀口吐出“瀚海黃花欺金風”。香妃還說:陛下乃巍然挺拔之松柏,妾乃是邊塞綠洲之沙棗花兒。乾隆聞聽,擁香妃入懷,越發愛憐。

    1789年5月24日,香妃在北京圓明園病故,享年55歲。香妃去世一年后,乾隆作《自警》詩,詩中有這樣的句子:“卅載畫圖朝夕似”,“卅載”是否表述香妃陪伴他近三十年?“畫圖”是否就指香妃與他身著戎裝的行獵圖?我想應該是。乾隆在寫詩時,眼前一定浮現出香妃身佩鎧甲,手按刀柄,秀目高鼻,英姿颯爽的美好形象。一位年近八旬的帝王,仍時常懷念著離他而去的香妃,誰能說這不是一段曠古的愛情佳話呢。

    香妃死后葬身何處?是清東陵,還是新疆喀什的香妃墓,或是北京陶然亭的香冢……多少年來,一直是個謎。

    1979年10月,河北遵化清東陵文物保管所的有關人員,對容妃的陵墓進行了發掘,揭開了香妃墓之謎。喀什歷史學者王時樣先生曾在《香妃的傳說與容妃的故事》一文中說:“皇家為了標明容妃的特殊身份和地位,又特意在棺木外,用金字手書阿拉伯文的《古蘭經》經文,以示對這位維吾爾族貴妃及其家族原有習俗的尊重。在對容妃遺骸和棺槨的研究中,通過先進手段,甚至明確了容妃身高1.67米,為‘O’型血;墓中高檔絲織物為江寧蘇州所造,作為皇妃朝冠上的飾物貓眼石,證明了死者的身份。”

    從1914年在北京故宮西華門內浴德堂首次展示香妃戎裝畫像至今已近百年。百年來,有關香妃的野史、筆記、小說、故事和傳說不絕于耳,甚至還把她的故事搬上了京劇、話劇、評劇舞臺和電視屏幕,電視連續劇《還珠格格》中香妃的形象更深深地印在了人們的腦海里。

    香妃啊,你是怎樣的一個曠世精靈?

    香妃墓,似乎有一種不可抗拒的魔力,吸引著一雙雙不同的眼睛。每年,來自全國各地的游人蜂擁而至,擠窄了寬大的主墓室。他們凝視,他們聆聽,他們撫欄沉思,他們低首耳語……隨后,他們都會在墓外的花圃前,和身著不同服飾的當代“香妃”合影,他們將喀什噶爾香姑娘最美麗的笑臉映進心房,他們離去時,會在心中悄悄地說:香妃啊,只要你的傳說還在傳說,你就一定活著,活著……

 

超级大乐透中奖规则图解